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
新闻中心>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

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世界十大水怪

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

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曾提出:“对抱着创作梦想的作者来说,盗版可能直接扼杀了他们的热情,摧毁了他们的选择。”

在作家积极发声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作家作为个人维权成本高、难度大等局限性,作为拥有更大能力的平台需要主动维护旗下作家的权益。

这样的第三次跃升已经近在眼前。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陈崎嵘带来了提案《关于希望主管部门关注解决当下网络文学发展中几个重要问题的建议》,其中包括:探索国有资本进入网络文学平台的多种形式和途径,明晰网络作家的社会职业身份,协调处理网络作家与网络文学平台的权益关系,严厉打击网络文学盗版等。

前几年,起点新增功能“本章说”,当读者看到任意段落时,都可以发留言,其他读者可以互动回复。这样的交流途径,带来互动的体验感和不同的社群氛围,读者和作者可以实现互动,再加上同人创作、圈友在看等功能增加用户粘性,吸引更多读者阅读正版小说,巩固正版的地位。

如今,政策方面正在释放利好讯息,也只有在多方协力之下,才能够进一步推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阅读正版化、作品IP版权规范化,打造全产业链版权运营并行的良性循环模式,从而实现网络文学的第三次跃升。

因此,整体看来,维权难的一大原因在于,此类侵权行为所承担的法律风险相较其收益而言过于轻微。

阅文集团也在持续关注盗版文学网站的情况。在国家层面的有力打击下,大批大型盗版网站被关停,但作为长尾的中小型盗版网站一时难以清理,并借助搜索引擎、盗版阅读软件、小程序等渠道不断发展壮大。2019年,经阅文举报,两家头部盗版网站“笔趣阁”和“菠萝小说网”被关停。其中公安机关在对“菠萝小说网”的侦查过程中,还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同时经营的其他5个侵权网站,总计传播阅文版权作品超过十万部,点击量近8亿次。

2、政策之下,打击盗版依然需多方协力

但凡有一定知名度的网络作家,只要发布新作品,当新作品达到一定字数后,从手机端网站、APP、以及几乎所有的自媒体方式上,都将出现盗版,目前来讲,几乎无网络作家能够幸免。

目前,网络文学盗版行业在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之下,面临着根除难的问题,而随着盗版朝隐蔽化、地下化发展,平台诉讼取证也极为困难,在维权过程中,目前整体网络文学侵权案件的判赔数额,仍不足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漫长的诉讼周期,整体上难以给侵权人造成实质压力。

而在作家和网络文学平台积极发声、行动的过程中,平台和行业也该思考,如何去培育读者的版权意识。

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

经过20年发展,网络文学以广泛的普及面、独特的原创力、强大的适应性、海量的传播量,已成为中国独有的文化类型。

在这其中,因为伴随用户阅读行为习惯向移动端迁移。移动端侵权带有明显的反弹迹象,中小型盗版网站通过移动端的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应用市场,以及H5小程序、社交媒体、营销自媒体等多种形式传播等盗版形式屡见不鲜。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看来,在这背后,是中国网民人数日渐见顶,文化娱乐时间碎片化切割,网络文学跨域传播的局限,网络作家创新能力的衰减,缺乏积极的扶持机制与政策等多重原因。

网文作家“愤怒的香蕉”曾深受盗版之害,他的作品《赘婿》一更新,就有人在贴吧中同步放上盗版章节,对此,他表示:“一个起点中文网,有成百上千的盗版网站在上头吸血”。虽然他连发了三篇文章批驳这种现象,在贴吧里禁止盗贴行为,这样的情况却屡禁不止。

如今,网络文学盗版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专业化盗版网站通过技术手段或者“盗打”方式,获取正规网络文学站点不断更新的正版内容,盗版网站以搜索引擎、浏览器主页为推广途径,引导用户点击,从而获取网络流量,同时在阅读和下载页面内嵌广告,赚取巨额广告收入。最后,搜索引擎、广告联盟与盗版网络文学网站按照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

除了“堵”住盗版行业的发展以外,阅文集团也在“疏”方面有所动作。2016年,阅文集团发起成立“正版联盟”,深度参与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为重点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2016年9月牵头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并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呼吁作家、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在网络文学行业内部,建立起一个畅通、健全、良性的沟通环境、沟通规范,让优质IP得到充分开发、分享。

然而,面对严峻的网络文学盗版问题,除了政策的出台和实施以外,平台、作家、读者同样需要群策群力。

发言后,其观点在会上得到政府领导的点赞,该领导强调:“知识产权保护是激励创新的重要手段,需要包括法律工作者,知识产权所有人等在内的各方面共同努力。”

这样的情况下,平台和作家都能够用更多样的方式来建立读者对盗版危害性的认识,也都应该寻找更多的方式来进行读者引导,也只有引导和鼓励读者自觉对盗版形成抵制,才能够真正挤压盗版的市场,倒逼市场正规健康。

来源:猎云网作者:尹子璇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正在经历一段“瓶颈期”。

1、盗版问题积疾已久,各方苦不堪言

根据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模型最新核算数据,2019年全年网文行业因盗版损失56.4亿元,尽管与2017年的74.4亿元、2018年的58.3亿元相比,总体损失呈逐年走低趋势;但在业内看来,2019年下降幅度已然放缓,需要行业保持高度警惕性。

这样的情况下,平台应该思考,如何吸引读者,让他们进入正版网站,除了文字本身,是否有别的可能性呢?

面对层出不穷的盗版,网文作家们尝试过维权,但效果甚微。《第一序列》作者“会说话的肘子”曾经许多次通过阅文集团的平台,投诉抄袭网站,但往往这个网站刚刚消失,另一个网站又在不久后春风吹又生。

早在21世纪初,网络文学并没有付费的说法,直到起点推行了付费制度后,才陆续有读者为小说付费。然而,有读者愿意为小说付费,也有读者为了免费而去观看盗版内容,正是有这样的需求,才让盗版网站难以杜绝。

以早年的盗版小说阅读平台“笔趣阁”为例,侵权小说多达数万本,靠作品的免费阅读吸引了大量用户与流量,后被依法处理关停。然而,此后诸多新开设的盗版网站,挂靠“笔趣阁”之名,企图借此吸引盗版用户的关注。仅2017年至今,阅文就针对性处理了近百起与该名称相关的侵权盗版行为。

以阅文集团为例,除了前文所提的诉讼以外,2017年全年,阅文集团针对各类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内容,自主建立监控处置机制。2019年,阅文集团全年总计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2000万条,用平台的力量切实有效地保护了作家个体的知识产权。

对于平台来说,为了网络文学维权问题也花费着不少力气,2019年阅文总计发起民事诉讼1500余起。据阅文集团法务总监朱睿龙介绍,当前网络文学行业常见的案件类型主要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案件和不正当竞争案件,其中占比较大的还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案件。近几年阅文集团每年处理侵权案件近2000起,其中约70%的案件涉及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

如今,陈崎嵘在两会期间针对网络文学盗版提出提案,而酝酿近10年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正也已正式启动,并于4月26日提请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审议,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一个盗版网络文学站点倒下的同时,能够裂变出几个新的盗版站点,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江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颜三忠曾如此表示。

“爱潜水的乌贼”不是唯一一个为行业发声的作家,1月18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期间,上海市人大代表、嘉定团成员、阅文集团白金作家血红,知名网络文学作家刘炜,就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提出建议。刘炜表示,当下网络作品侵权案件频发,需要提高犯罪成本,形成知识产权保护高压示范,震慑不法分子,保护版权人的合法利益。

在陈崎嵘看来,此次人大常委会审议的著作权法修正案草案,具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针对信息时代、互联网条件下的著作权问题,做出了一系列新的法律规定,使过去一些模糊界限变得清晰,有法可依;二是对侵犯著作权的违法行为,加大了处罚力度,由此提高了违法者的违法成本。

而一旦这些问题被打破,网络作家们探索出了一条玄幻与现实融合、自身发展与社会标尺一致的新路,待这种糅合与贯通达到新的高度时,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创作的第三次跃升。

从小众兴趣,节节攀登到数十亿的市场规模,网文已经迈入了新的进化阶段,那便是朝着粉丝经济为基础的IP文化层面发展。相对传统出版物而言,网文本身就自带了社交属性,阅读社交化将成为网文行业的新趋势,如今的读者也不再是单纯的读者,而是这本书乃至角色的粉丝,成为了整部作品IP经济中的重要环节。

陈崎嵘作为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已在多次两会中提出网络文学相关提案,此次针对网络文学盗版情况发声,也是源于积疾已久的行业问题,而一旦围绕网络文学的政策问题被落实,再加上行业的多方协力,网文行业的第三次跃升将会迅速出现。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tousu@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

本文来源: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 责任编辑:灵异存在 2020年05月26日 14:34:24

精彩推荐

©1996- 网络文学盗版屡禁不止 政策发力之下行业更需携手共进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友情链接: